对话开发者

日历 + 笔记 =《Agenda》

一款出自科学家之手的笔记 App,是怎么诞生的?

Agenda.

做一个聚焦日期的笔记

查看

《Agenda》是 2018 年 Apple 设计大奖的得主之一。这一奖项意在表彰开发者的创造性艺术与技术成就,他们为 Apple 平台上的 App 设计与创新设立了标准。

这款 App 出自一位颇有想法的科学家之手。

在荷兰攻读细胞生物学博士学位时,《Agenda》的开发者 Alexander Griekspoor 就已经和友人 Tom Groothuis 一起开发了不少成功的 App,灵感都来自他们的科研需求:《4Peaks》和《EnzymeX》用于协助分子生物学家的工作;Griekspoor 在等待博士后职位期间还开发了《Papers》,因为他一直希望能用更简洁的方式整理自己想读的论文。

《Agenda》开发团队成员 Drew McCormack。

出版机构 Springer Nature (斯普林格·自然公司)买下《Papers》后,Griekspoor 带领不断壮大的团队继续工作。不过,他对自己从研究员向全职管理人员的身份转变并不十分满意,同样令他不满的还有帮他记录所有会议和项目笔记的 App。

很快,他与理论化学家 Drew McCormack 开始合作开发《Agenda》。这是一款设计极简、功能强大的笔记 App,其最大特点是突出了时间元素,把日期作为首要的管理条件——比如让带有会议日程的笔记在会议当天自动弹出,查找某一特定日期的笔记也更为容易。

Griekspoor 如何应对初期的负面反馈和激烈的市场竞争?又如何克服编程难题,制作出梦想中的笔记 App?来听听他自己怎么说。

你希望用《Agenda》解决什么问题?

《Agenda》的构思源于我自己遇到的一个痛点。在工作中,几乎所有的笔记都和某个事件或日期有关,尽管已经有很多笔记 App 和日历 App,但却没有身兼两者之长的产品。

我想到“Agenda”这个名字后就去网上查找,结果发现“agenda.com”这个域名还没有人注册。我当时想,要么是因为这款 App 不会有市场,要么它真的能填补一片空白。

Marcello Luppi 是两位联合创始人的多年好友,他负责《Agenda》的设计工作。

你遇到的最大挑战是什么?

我们用一年时间做出了 Alpha 版本(内部测试版),把它拿给大概 30 位我们信任的朋友使用,结果收到了灾难性的差评,仿佛被人扇了一记响亮的耳光。

其问题很大程度上在于,它是根据我个人的工作方式设计的。我们不得不后退一步,提醒自己,“我们要做的是以日期为导向的笔记 App”,而不是让它专为我自己的工作流程服务。

《Agenda》原来采用卡片式设计,我用一天时间去掉了所有边框。严格说来,App 并没有什么本质变化,但我们要赋予它全新的外观与使用感受。为此,我们多花了差不多一年时间,但这是正确的决定。

有什么事比你预想的要简单?

回归编程,接纳 Swift。有两年我只是看代码,但没有积极去写。Swift 问世后,我明白自己必须尽快回归编程了。

你什么时候意识到“这次行了”?

我原来在工作中用另一款 App 做笔记。但重新设计后,我就开始用《Agenda》了。其他人的正面反馈也越来越多。虽然有些人还在犹豫要不要用,但那时我们知道终于有眉目了。在那之后,就是漫长的、大约占 80% 工作量的后续工作了。

Charles Parnot 与 Griekspoor 和 McCormack 共事多年,他负责《Agenda》的编程工作。

团队成员都在哪里、用什么方式参与《Agenda》的工作?

我们一直在远程协作。我是荷兰人,但和妻子搬到了葡萄牙。Drew 来自澳大利亚,但现在住在荷兰。我们的设计师 Marcello 是意大利人,也住在荷兰。Drew 和我都在家工作,但我们会像在办公室里一样,用《Slack》保持联系。另外,我们每年都会见面两到三次。

如果你见到年轻时的自己,会给他什么建议?

跟随你的直觉,相信你认为重要的事。与较大的团队合作时,要和很多人共同做决定,事情就会变得复杂。你会开始怀疑:我对好 App 的标准,真的对吗?

有时候你一定要坚持自己的想法。你做出一款产品,可能有 5 个人说“这个不适合我”,但还有 90 个人非常喜欢它。你需要保持这份热情,因为这 90 个人会去宣传你的产品,助你一臂之力。

接下来有何打算?

接下来五年或十年里,继续改进《Agenda》。我们不想把它变成另一个样子,也不想增加太多功能,但还有许多可以改进的地方。

    Agenda.

    做一个聚焦日期的笔记

    查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