幕後花絮

「一手」打入 DJ 世界

看《djay》如何實現 Emman Twe 的音樂夢

國中時,有人跟 Emman Twe 說他永遠都不可能玩音樂,連試都不必試。

Twe 在出生後不久左臂即被截肢。而儘管他的童年都沉浸在音樂中,卻仍不時有人提醒著他自己的特殊狀況。

Twe 回想道:「樂團課上大家在發放樂器,而我想選小號或吉他,就像我最喜歡的 Miles、Prince、Jimi Hendrix 和 Boosty Collins 一樣。結果他們跟我說,我永遠無法演奏那些樂器,也無須浪費時間。」

這段經歷狠狠地傷了 Twe,但他仍然有支持他的家人,以及持續下去的動力。Twe 說:「人們問我,我是怎麼做這個、做那個的?然而如果你天生就是某個狀態,你的思維也會瞬間轉變。一切都是很自然地變成『好吧,那我該怎麼做才行?』」

[照片描述:以 Small Eyez 這個名字錄製音樂的 Emman Twe,他的目標是「將 iPhone 用到像 Jimi Hendrix 玩樂器那樣淋漓盡致」。這張照片是他身穿繽紛彩色圖騰上衣,坐在一面藍色背景前所拍攝的個人照。]

如今 30 多歲的 Twe 住在美國的亞特蘭大,他有自己的 podcast、也身兼製作人、DJ 和獨立音樂人等身分。他以 Small Eyez 這個名字發表音樂,並以 iPhone 完成大多數作品。對他來說,iPhone「就像瑞士刀」一樣萬用。

他說:「我從第一天開始用就很上手。我告訴自己,我要把 iPhone 用到像 Jimi Hendrix 玩樂器那樣淋漓盡致,而我想我做到了。」

Twe 的主要創作工具包括 iOS 專用的《djay》和 Mac 上的《djay Pro 2》。這款強大工具讓一般大眾也能享受當 DJ 的樂趣。《djay》曾兩度榮獲 Apple Design Awards,一次是 2011 年的 iPad 版,以及 2016 年的 iPad 和 Mac 版。這款 App 獲獎的很大部分原因是它的輔助功能,而這是創始人 Karim Morsy 自 2006 年 App 在 Mac 上亮相後,就不斷致力提升的重點。

在我身上,『需求是發明之母』的說法已完整體現。

開發者 Morsy 認為:「玩 DJ 應該要像煮飯一樣,每個人都可以做。我們的使命一直都是讓任何人都能當 DJ。」根據 Morsy 表示,《djay》最早是一款盒裝軟體。Morsy 分享道:「我們不只想避免拒人於門外,還想透過賦予工具,解放他們的創造力。」

在 Twe 的案例中,這些工具的直覺性足以讓他無師自通,掌握這項龐雜的藝術形式。Twe 說:「我當初並沒有想著,哪款 App 最好?」他又接著說:「玩 DJ 應該是無關乎裝置的,但這款 App 將 DJ 工具全都整合在一個畫面上。所以如果你不具備跟其他人一樣的能力,只要滑滑手指就好了。這是件相當革命性的事。」

[照片描述:Emman Twe 使用 iPad 版《djay》的兩組虛擬唱盤來融合曲目、搭配節拍。他將自己的 iPad 與 DJ MIDI 控制器連接,看起來就像一組唱盤與混音器,能更全面操控。]

Twe 說,他從未嚴格地從輔助使用的標準檢視這款 App。他解釋道:「對我來說更重要的是,我使用起來是否很輕鬆。而我馬上能想到的例子就是,曲目間的淡入淡出,以及 iPhone 7 的尺寸。這讓我能用手指輕易完成任何操作。」

針對不同族群,《djay》以眾多方式提升了整體的無障礙化。

「旁白」功能可以讀出 App 畫面上任何功能的名稱和作用,而且因為是分軌輸出,因此只有 DJ 會聽到,觀眾仍可以盡情享受音樂。這項功能甚至也適用於某段音軌的後設資料。除了樂曲名稱,它還能朗讀出曲調和速度,讓 DJ 無痕切換曲目。

[照片描述:從這張《djay》螢幕快照顯示,波形代表了樂曲的節拍。Twe 與其他愛用者就是藉由調整螢幕上的所有控制選項,來完成完美混音。]

此外,這款 App 的波形不僅能反映震幅波動,還可以識別特定樂器,如小鼓或低音鼓的聲音,提供使用者更詳細的視覺化參考資料。

App 更善用了 iPhone 和 iPad 的觸覺回饋,這項功能可以提供微幅震動提示。Morsy 表示:「當觸覺機制登上 iOS 裝置時,我們興奮極了。我們立刻想到,哇,我們又多了一種可以描繪資訊的形態。」

因此,當你在調整波形和刷虛擬唱盤時,你會感覺到節拍的觸覺回饋,有助於你跟上節奏。此外,Mac 版本甚至還融入了「Automix A.I.」,能以人工智慧掃描歌曲波形,找到融合曲目的最佳方式。

也許有人很會挑選音樂,但手不夠快。

[照片描述:Emman Twe 正站在一面黃色布幕前,用 iPad Pro 及 DJ MIDI 控制器創作音樂。]

Twe 的成年生活很大部分是在科技和創意工作的交織下度過。他在亞特蘭大的 Apple Store 工作了 11 年,同時他也是一名勤奮的部落客,並在 2016 年推出了《Digital Good Times》,一個非常成功、主要討論技術多樣性的 podcast。

不過,當他為各種計畫舉辦公開活動時,他發現無法自己處理音樂的部分,這讓他十分沮喪。Twe 說:「在我身上,『需求是發明之母』的說法已完整體現。當時,我不想買設備,而且我真的沒錢。」

然而,他有一支 iPhone 7。他心想:「好吧,我必須自學如何當個 DJ。」

[照片描述:這張照片是穿著紅色 T 恤、外頭罩著一件圖騰襯衫的 Emman Twe,站在亞特蘭大故鄉的一面磚牆前所拍攝的。他表示自己致力於實踐「適應力」哲學,也就是用各種方式調整自己,將自己以及對他人的影響力放到最大。]

學習這項技藝當然不容易,尤其 DJ 並不是一種被動的藝術形式。學習者必須熟練各種技術,才能搭配節拍、融合曲目,並留意每首歌的曲調,而這一切都得在短時間內,在幾百人面前完成,而且不能出錯。

但不出幾個月,Twe 就排定了工作,接下現場演出。Twe 說:「人們看我的眼神帶點新奇,像是在懷疑我真的是用手機表演嗎?這才讓我意識到,這麼做的確很特別。」

壓力當然是有的。他說:「我心想,好吧,我不能搞砸。但我也知道,如果我能做到,我就是完成了別人無法做到的事情。這是相當刺激的地方。」

Twe 也在這個過程中看到《djay》和音樂進化史之間的關聯性。他說:「一切都關乎於你如何善用手上的現有工具。這和嘻哈精神如出一轍。」

這項科技讓人人平等。

他認為,《djay》的技術讓各種狀態的人都能玩音樂。他說:「有些人也許非常會挑選音樂,只是少了一雙快手。又或許有些身體健全的人不夠靈巧,但對於如何表達聲音很有想法。這種技術弭平了這些障礙。」

Twe 的現場組曲目前由 iPad Pro 和一組電子唱盤完成。值得一提的是,在接受採訪之前,他從未認真回想那段國中時期的經歷。而現在,這是他最自豪的事情。Twe 說:「我試著實踐這種適應力哲學,也就是用各種方式調整自己,將自己以及對他人的影響力放到最大。」最後,他說:「而《djay》幫我實現了這一切。」

    djay - DJ App & Mixer

    音樂

    檢視